田德邦的博客
感怀一粥一饭;牵挂诗与远方。
http://tdb1962.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林毅夫和张维迎辩论时我们在想什么?

2016-11-26 16:20:3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杂谈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摘要:市场经济是双刃剑,在某些方面,市场经济的规则就是丛林法则,缺乏人性,它能够解放和刺激生产力,优化资源配置,但它也是很残酷的,我们不可缺少对市场经济保持一定的警觉性。我们要像驯兽一样对待它,驯服的好,可以为我们服务;驯服不好,它会咬人,置人于死地。结合我们的国情,社会主义就是我们牢牢控制市场经济的缰绳。


大讨论给中国带来的转机,是让很多人感触很深的。1978年,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征程。随后,发生在经济学家之间的政策辩论,此起彼伏。他们都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中国经济献计献策。细数一下,先是莫干山会议的思想解放;其次是80年代价格改革和国企改革优先顺序的争论;其三是国有企业改革中“卖”还是“分”的争论;其四是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大讨论;再后是关于“好”的还是“坏”的市场经济的讨论……这次,林毅夫和张维迎两位经济学家就政府应该“积极有为”,还是“无为而治”进行了辩论。

正如有的经济学家所说的那样:对于公众来说,经济学算不上是普及性的知识,但几十年的耳濡目染,可能心里都想明白了其中的套路,至少不再觉得神秘。在林毅夫和张维迎辩论的时候,作为经济生活中的一份子,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就笔者而言,对当前市场经济引发的一些弊病包括严重问题领略不少,如果进一步放任,不加约束,甚至还要进行什么“无为而治”,就更是贻害无穷了。

林张二人的辩论,我以为都没有注意一个前提,那就是:我们在一个什么制度前提下讨论?显然,我们已经不习惯像过去那样惦记着我们要讨论要制定要实施的这些政策是否违背社会主义原则。现在我们说的更多的是,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而不是划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标志,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但毋庸讳言,我们的这套市场经济理论就是沿用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理论。市场化、市场经济是经济手段,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采用是否会有不同?其副作用大到严重损害社会主义的本质时,是罢手、是改造还是继续使用?我们是在真正信奉社会主义还是假意信奉?社会主义是合理和科学的社会制度吗?如果是,要不要维护和信守?我们对其进行改造,是否会把能够适用于社会主义原则的东西留下,把损害社会主义原则的部分抛弃?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必定只能做一个滑头。当二者冲突的时候,最终只能让其中一个屈服于另一个。二者榫接光滑是高难度动作,我们如何应对?所以,这些都是我们无论是流于口头辩论,还是制定政策都必须关照的。

作为一个普通人,笔者以为,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为重要内容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改革开放取得伟大成就的关键。但我们始终不能忘记,国家的主色还是社会主义。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弄丢了这个前提,任何时候都不要让我们吸收的市场经济成分泛滥,与社会主义原则相冲突。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中,有很多凸显社会主义特征的东西,譬如义务教育、精准扶贫乃至共同富裕都是社会主义不可缺少的元素,可相类似的福利制度资本主义社会也有,而且比我们还完善。资本主义制度与社会主义制度有许多交叉和共同的东西,可以互相学习和借鉴,但我们不能过于迷信、迷恋市场经济,西方人自己对其认识也在变化之中,甚至进行自我否定。中国的经济学家不能成天活在西方市场经济理论的框架里,套用、照搬那种舶来品。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中国也不是完全照搬的,按照理论界的说法,那是把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理论。过去我们把资本主义说的一团漆黑,现在也没有必要奉若神明。还是应该不断检视一下我们在吸收这些东西时,产生了哪些副作用甚至恶果。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大家关注国企改革,认为很有必要深化改革,多注入一些市场化的元素。对于楼市、股市,也同样不乏这样的声音。国企如果完全市场化,我们现在还看不到结果。那么我们先看看股市吧!大家都知道,美国的股市中基本没有散户,可是,中国的股市基本是由散户支撑的。美国的股市先也是有散户的,但是,后来没有了。什么原因?市场化的结果。现在中国的股市中,不少人在抱怨,说政府干预太多,不少人怨恨,呼吁政府放开手脚,市场经济嘛,让市场去主导。股市是智慧的博弈。散户和机构相比,完全是一场不对称的博弈。一个没有什么金融知识和股市操盘经验的人面对专业的金融精英会是什么后果?同时,机构的大资金完全可以将散户的小资金玩弄于鼓掌之间。这还只是在正常情况下,如果在信息不对称,在机构不规矩、玩弄花样的情况下,就更不用说了。如果没有政府干预,股市大起大落,散户不知道摔死了几百遍!你看,股市完全市场化你玩得了吗?你把国外的监管机制原样搬过来也无济于事,国民素质不一样,人们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不一样,这就是国情。再看看楼市。房价涨到今天的高位,很多人说是政府、开发商、银行等多方合谋的结果。2015年还在为去库存发愁哩!几方一起发力上涨,人们便慌了神,纷纷筹钱投机买房。经济学家出来给出原因,拿了很多数据说是市场需求,货币过多,产生资产荒,形成投资需求。不管政府出于什么考虑,他都是不希望房价大起大落的。现在,他出手调控了。如果政府不调控,如果完全市场化,任由大资金兴风作浪,普通人的资产在市场化的作用下,都将受大资金盘剥,直到陷入贫困境地。有人说,房价炒作,就是一场掠夺财富的战争,是财富的一次重新洗牌。此言不虚!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基础上的,前提仍然是社会主义。没有了社会主义,情况会很糟。诚然,市场经济给中国的改革开放立功不小,但它的副作用也不是没有。市场经济是双刃剑,在某些方面,市场经济的规则就是丛林法则,缺乏人性,它能够解放和刺激生产力,优化资源配置,但它也是很残酷的,我们不可缺少对市场经济保持一定的警觉性。我们要像驯兽一样对待它,驯服的好,可以为我们服务;驯服不好,它会咬人,置人于死地。结合我们的国情,社会主义就是我们牢牢控制市场经济的缰绳。

无为政府、无为而治、无政府主义、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这些相关的词汇,虽然有着各自的含义,但有着互相联系的要素。无为而治的想法很美好,大家都知道,这个想法始于几千年前的老子,提出这种思想的目的,源自对于当时现实专制政权的极度不满和厌恶。汉初,也出现过黄老学说,再提无为而治,主要是为适合战乱后的中国休养生息。有人认为现实中国政府对许多事情干预过多,需要改进。但是,改进归改进,无为而治则是另一个极端。社会主义中国不适宜无为而治,国情摆在这。如果任由无为而治下的市场化运作而不加以限制,将会陷入新的混乱。无为而治也是一个好机制,但还不到时候。什么时候可以运用?依笔者看,到实现共产主义的时候。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到底哪些人在成为房奴?      下一篇 >> 闲侃《槽边往事》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田德邦

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自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相继在海内外报刊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杂文、随笔、时评等体裁的文章。出版有散文随笔杂文时评专集,文章近百次获各种奖励。许多文章被人民网、新华网、凤凰网等媒体转载。 (欢迎网友链接转发本博客文章;网媒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如有采用,请联系本博主。邮箱:tdb20080218@126.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