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德邦的博客
感怀一粥一饭;牵挂诗与远方。
http://tdb1962.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恩情是怎么回事

2016-03-27 20:35:02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生活随笔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人生无常,飞黄腾达抑或落魄潦倒,都习惯归于命运,在人们看来,总是由不得自己所想。飞黄腾达者施恩,落魄潦倒者受恩,都是平常之事。关于恩情,有许多传统的说法,也算一种文化。诸如“知恩图报”、“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以及佛家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等等,由此衍生的还有许多关于施恩、受恩的心情与表现,如“感激涕零”、“以身相许”之类,直叫人理不清,剪还乱,欲说还休。

有关恩情,纪昀《阅微草堂笔记》中有两则故事,初看让人忍俊不禁,再看就让人唏嘘嗟叹了。

一则说的是山东胶州的法南野,曾漂泊长安,穷困而又忧愁。有一天,李符千御史招待了他。在座上,他讲到在泺口旅社看到的两首诗,其一写道:流落江湖十四春,徐娘半老尚风尘。西楼一枕鸳鸯梦,明月窥窗也笑人。另一首写道:含情不忍诉琵琶,几度低头掠鬓鸦,多谢西川贵公子,肯持红烛赏残花。诗没有署上年月姓名,不知道究竟是何时何人所作。

两首诗内容各有所指,或表达风尘女子的窘境或表达她们对客人的感谢。其中不乏戏谑和嘲笑。一个是仍然处于风尘之中的半老徐娘,一个是被喻为残花败柳的女人。可是在这些贬损妓女和感恩客人的情绪中,分明饱含着辛酸和无奈。当我们为“明月窥窗也笑人”以及“肯持红烛赏残花”而笑时,落魄女人们的那种处境会让我们迅速陷入沉思。这个故事让别人讲也罢了,席间由另一个落魄人讲出,却是另有一种意义。与风尘女子一样坎坷的法南野,此刻不也是以一种自嘲的口吻在表达一种对主人的谢意?由此,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意味,充满其间。纪昀在这故事的结尾感叹道:五十六字足抵一篇《琵琶行》矣。

另一则说的是某孝廉没有及第时,落拓不羁,多来往于青楼之中。但是,那些倚门而立的风尘女子们总是漠然看着他。唯有一位称作椒树的女人对他表示热情,说,未必此君就一定老是这样贫寒。于是,邀约他一起饮酒作乐,并且把自己出卖肉体赚来的钱供他读书。等到他去参加了应试,又捐金钱,又买服装,还供他家里的开支。孝廉至此非常感谢,握住她的手发誓说:我如果有朝一日得志,一定娶你。椒树说:我之所以这样看重你并且帮助你,是怪那些姐妹们只对富家公子献媚。我要让人知道,风尘女子中,也有不乏眼光的人。至于你说的白头之约,则是我不敢听也不敢要的。我性情冶荡,必定做不好良妇,如果在操持家务时,还想着纵情风月,让你情何以堪?如果把自己关闭在房里,像坐牢一样,我又怎么耐得住寂寞?与其开始时大家高高兴兴,最后却分手离别,还不如各自留一份不尽之情,可以长久相思。后来,孝廉当上了县令,多次召见她,她都不去。等到她中年以后,门前车马日稀,尽管这样,都一直没去县衙找他。

椒树对于孝廉的恩情,不可谓不重。可是,施恩者不一定就是为着对方回报。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那是芸芸众生的常态写照。作为靠出卖肉体为生的风尘女子,在人们眼里,更是一个利字当头。谁料到,这个叫做椒树的女子,即使在自己人老珠黄,深陷窘境的时期,依然不肯依附一位自己曾经施恩过的官员。这种操守,会让多少人汗颜?

与恩情相遇,是一个人一生中之大幸。这种恩情,小则会让我们摆脱暂时的困境,大则可以改变我们的人生道路。纪昀的两则小故事,叙述着不一样的谢恩,不一样的施恩,足已让我们领略许多人生况味。  

关于恩情,我们有着太多的故事,但是,背离恩情、回报恩情、超越恩情,总是展示我们独立人格、体现社会道德水平、反映时代价值取向的永恒主题。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从农村到城市有多远      下一篇 >> 乡村爱情与一个梦的紧密联系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田德邦

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自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相继在海内外报刊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杂文、随笔、时评等体裁的文章。出版有散文随笔杂文时评专集,文章近百次获各种奖励。许多文章被人民网、新华网、凤凰网等媒体转载。 (欢迎网友链接转发本博客文章;网媒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如有采用,请联系本博主。邮箱:tdb20080218@126.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